我很不明白
为什么恋家的人要流浪呢

当我醒来或者说是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的荒凉的地方。焦黄的泥土,龟裂的沟壑,断壁的残像,周围没有一点生机,更别说见到其他的人影了。我只是依稀记得的事,上一秒钟我应该还在为将来的不确定事件而杞人忧天,把自己紧闭在狭小的空间里自怨自艾。茫然的不知道今后的路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走下去的时候,我突然就身处在这个不知道该不该称作地球某个不知名的地方。毕竟生性懒惰加上天生愚笨而又不加勤奋来弥补这一方面的缺陷,我无法应用地理的知识来通过观察周围的地理特征来判断这里大致的经纬。不过照这个样子看应该是某个因为退耕还林计划失败而变成的戈壁。而我之所以在这个地方也只能用普通的狗血剧情里的穿越因素来解释这个荒唐的笑话。
的确,这果真算作是一个笑话。没有一点求生技巧的我,被穿越到了这个连野草都畏惧的荒野,没有游戏里面的向导来替我解释我的下一步该何去何从。是就呆在原地等待游戏的重新开始,还是蹑手蹑脚的让一个具有选择困难症的我选定一个方向开始探索然后触发下一个剧情任务。我都茫然的不知所措,甚至连一个可用道具都没有。如果我还记得准确的话,在我穿越到这里来的时候,应该都快要到吃晚饭的时间,腹中的饥饿感佐证了我的判断。
明明现世里已是将近傍晚夕阳依恋不舍的时刻,如今这却是烈日当头。若是早知道会有今天这样的状况发生,我一定会做好万全的准备来提前将自己整个身体都全副武装起来。不过我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忧患意识呢,作为一个连当下都无力顾及的人,还要榨干那仅有的精力去考虑将来,只是这样就已经使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再进一步说,为了应对自己或有可能穿越到某个完全初始存档的新手之地而煞有其事的准备周劳的人肯定连自己也会笑话自己的吧。但这个时候的我,的的确确开始笑话那个曾今嘲笑自己的自己。
只是选好目标就花了我将近几刻钟的时间,因为饥饿而无力的身体时时刻刻都在发出警告。或许在到达下一个目的地之前就会倒下吧,这个世界好像不存在没有能力的人的容身之所。已经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能确定的是我还没有倒下。我不敢回头望自己的脚印来看自己究竟前进了多远,或许起点就在我的目光所及之处,但我相信我已经前进了很远的距离了。
好像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周围的景色和之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悬崖上都长出了森林,空中飞翔着一条条的鱼,各种我从未见过的野兽,没有一丝敌对的目光,仿似我这个外来客对它们来说已经习以为常,我脚踩之处,开出了各式各样的鲜花。阳光如温暖的春风般和煦,我干裂的嘴唇好像被什么滋润着,身上的疲惫感也烟消云散了。
如此梦幻的场景,那座被荆棘缠绕着四周墙壁的城堡显得格外突兀。好像被谁赋予了诅咒,如此看来,这个地方已经可以追溯到很久远的时期了。或许城堡里有着与周围各种反常状况有着密切的联系,要进去吗?我心中开始进行着各种公正如天平的抉择。突然有个声音窃窃的对着我说:现在返回,你将回到如往日般正常的生活;往前去,你将开始一个注定不平凡的旅程。
许久回过神来的我怅然若失地站在原地,眼神游离不定,内心中两边的投票开始如马达飞转般的堆叠,好像不确定,好像心中早就有了答案(未完

Q.E.D.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