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人受羞辱,在旅馆的温泉里用温泉洗了洗几乎要哭的脸。友子画着一副严肃的面孔,走进了澡堂。她把脱下的衣服乱扔在一边,在浴池边咕噜噜转圈。
“诺,请你好好看看我的身体,看看体形是不是走了样。昨天我的穿着不太好。相传你说要好好看看我清净的身子,这是爱猜疑的人的坏心眼。”
她愤愤地说着,泪水潸潸地滚落下来。
这正是初夏——犹如初夏一般充满朝气的处女的裸体,映照在洁净的镜面上。同绿叶与白藤花一起······

Q.E.D.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