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会刻意想起打给你电话
即使只记得你和妈妈的号码
想起曾今那盲目的无端专横
以及那间或无常的火山爆发
青春期里交错着的噤若寒蝉
和向往世外桃源的逃跑的心
你常说你只是因为身不逢时
才错过了那大好的韶光年华
即使现在我长成了大人模样
你也毫不客气找出万千缺点
想起一年前通知书下来时候
你说这下你可以远走高飞了
你说父子向来是前世的仇家
言语间不带戏谑也不带抱怨
仿佛是从古至今不变的真理
但我依旧无法原谅你的吝啬
昨天你一个没头没脑的电话
早点睡
不然小心像老子一样掉头发

Q.E.D.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