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不去上课找一个借口
这样我就拥有了整天的自由

刘隶完全不明白朱迪心里想的是什么,对于恋爱这件事情,朱迪心里有一套自己所遵循的准则。那就是只准自己玩弄男人,而不允许男人玩弄自己。但刘隶和朱迪在一起若再加上分别的时间,已经很久很久了。对于婚姻这件事情,已经被多次提在案前了。而刘隶的母亲也年岁已高,幸苦了大半辈子的她也在等着他行孝,顺便组建起属于自己的家庭以便后代有香火可传。但因为害怕自己的身心全部属于别人之后又惨遭被无情抛弃,朱迪每一次都用各种各样的借口搪塞过去。于婚姻而言,它本就是一个经过各种权衡利弊考量过后所缔结的契约,但若是行事不当又或者中间出了些偏差。那么在经过权衡得失之后又得解除契约。
造成这一僵局的很大原因,是因为朱迪觉得刘隶有时候显得过于的吝啬。在百货商场的时候,为了比较各种商品的价格优劣,朱迪总是会扯着他那像是开着最大音量的嗓子有意无意想让旁人听到一般计算着。每每这个时候朱迪都会在旁边觉得无地自容。所以买东西朱迪都会独自一人前行,也不会刻意告诉他价格。但若需要购置双方共同的物品需要一起商榷的时候,便需要两个人一起前往了,于是便会出现上面的情景。
朱迪觉得,只要生活在世,总免不了要消费的。如果有时候过于斤斤计较,那只会让自己寸步难行。生活里处处都处心积虑的考量,也只会让自己如负重担一样无法喘息。但刘隶却觉得朱迪缺少传统女性的那种料理持家的精打细算的美德。他认为每一分钱都是幸幸苦苦挣回来的,当要将它花出去的时候,当然就需要仔细的斟酌一番才能尽其所用。若是什么都不加考量便将之挥霍的话,恐怕是坐拥金山到最后也会消耗殆尽。因为这样的分歧,才让交涉甚繁的婚约问题久搁不了。但不管怎样这桩婚事还是尽早办成了才好,也得以心遂所愿。他们彼此都觉得只要对方改过了哽于自己心结的东西,便什么都会变好。一方面因为觉得在一起这么久了都到了习惯的地步而不愿分开的继续的坚持在一起,而另一方面却又屡次因为金钱或是其他原因而忍不住撕破了脸皮。但转念又想到往昔那映衬着彼此美好的岁月,心里的怒气又全部消除,然后继续在某一天为了购置某样东西而一起出现在了百货商场里。
台下的观众一波聚集又一波散开,台上的演出也是一场接着一场。登台的演出者个个都是戏子,隐藏了自己的真实感情,用另一副面具表现自己。那些悲剧抑或是喜剧,戏子们所留下的眼泪,虽然感情不是真的,但那一颗颗透明的水晶都是货真价实的。

Q.E.D.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