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感到越来越力不从心,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和疏懒。
人们享受喜欢的东西所带来的愉悦,就像在温水里的热带鱼一样。热情自由,可害怕冰冷的海水,习惯以温暧包裹自己的身体。一旦温度骤变,便湮没在深幽的海里。人们同样喜欢寻求新奇的刺激的事物来获得感官上的满足,就像在海边的温泉,待身子舒展放松疲劳除去之后,便纵身一跃跳入冰冷的海水里,如此循环往复几次,竟然还生出了依赖的强迫症来。
然而喜欢的东西却又如同可爱的罂粟花一样诱人,越是沉迷其中越是难以自拔无法全身而退,就像行走在绝望的边崖上,一有失足,便跌入万丈深渊不复存在。常被告诫做事需要思前度后,谨慎行之,才不至于等到惊觉恍惚的时候已经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欲望是每个人本性的体现,任何形式的禁止欲望都不过是反其道行之的异类存在罢了。但假若灵魂被欲望的囚绳禁锢得无法自弹,那和在草丛暗处虎视眈眈的巡视着前方猎物的饥狼又别无二致。
于是,欲望需要得到一定的满足,来安抚那颗狂躁虚无的心。无节制扩张的欲望最终将演化成黑暗的一面——贪欲。如同坍塌的中子星,永不停息的撕扯、吞噬周围的物体,最终导致自己的毁灭。
无论你做什么事情,只要你的出发点源自本心,那你都将会是快乐的。读一本有趣并且受教的书、看一部充满各种能量的人间喜剧、抑或是走访亲邻,带着属于自己的故事去旅行、为了生活的热情而进行的种种挑战、不在乎旁人的眼光而表现出的特立独行....无论是什么,只要是你愿意做的,并且从中获得了属于自己的那份感动。便都会被赋予存在的意义。
那恍若幻梦的楼阁,是你的向往之地,那里有你想要得到的真物。因而一切为此而付出的辛累都有了些许的慰藉,甚至觉得这是在获得真物之前不可或缺的历经。
同样,每个人都会在自己的故事里哭泣、跌倒、或者是再也爬不起来。任何的不如意都视其为对弱者的歧视,开始咄咄逼人,将快要愈合的伤疤撕裂开来给旁人观看,以博得众人一两句如同赞赏般的怜悯。开始任由天命,整日的沉沦却又享受这样无可名状的迷醉感。哀怨不幸,却又毫无一点挽救的举动。对与自己相同遭遇却不甘放弃的人投以鄙夷的目光,任何形式的反抗都不过是徒劳。可是当他人的光耀闪烁到自己的时候却又嗤之以鼻:他只不过是摇到了幸运的上上签,意外的成为了上天的宠儿罢了。
无论生活在何种地狱之中,充满扭曲的灵魂也好,关押无数的罪恶也好,甚至所有的魔物都在例行自己的假期。或者你的确被幸运笼罩,在他们手舞足蹈的时候被意外的抛投到了如同蜜糖般的天堂之中。得到的和失去的虽不一样多,但依然能够像你在大雨滂沱中本能地拾起一把蕉叶寻找庇护一样赋予你所应得的。也像不可思议的事情依然会发生一样,硬心肠练就的钢铁般的躯体,能承受所有将至的厄运。
所以,不管你是在享受中沉沦也好,沉沦中享受也好,纵然患得患失,随时准备着未雨绸缪的打算。都恭喜你,你已经选择好了通往不同目的地的直达列车。在台上挥剑的士兵,歌剧中的魅影以及台下那位竟然为如此荒唐不堪的闹剧般的演出而哭泣的老妇女。请跟着吉哈诺和他那高大的骏马去同那巨人战斗。
请以适合自己的姿态去迎纳属于自己应得的东西。成为欲望的囚奴也好,或者比起自我高洁的死去。在标新的道路上敢人先,连自己的那份也托盘奉献。那都是你的幸福,无人阻止,也无人愿意目指相向。在欲望的康庄大道上每个人都无可指责,因为他们至始至终也无法理解你的做法究竟所为何意。

Q.E.D.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