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拧不开的汽水瓶盖,陷进淤泥里就再也找不到的鞋子。房间里弥漫着的节奏有序的鼾声,带有惊喜般含糊不清的梦话。携带妄想的思绪插上迷幻的翅膀开始舞动起来,墙角的蟑螂也在这个时候异常的活跃。微煦的晨光自东边探出脑袋,穿梭于林间的雏声显得格外轻灵。尚在熟睡的闹钟不愿贪早,晾晒的衣物尝不到阳光亲吻的味道。大概只有泡在凉水里的甜瓜,才散发出本属于夏天的气息吧。

Q.E.D.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