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门外的小溪里
游动着透明的小虾的身体
每每抓住它的时候
都会在手心里惶惶跳着舞

那条弯弯的小路
似乎从没变过什么
只是溪里的水已干涸
看得见蒲苇芽的荒坡
大概结群的小孩已经长大
金色的田园中寂寞了些许
外婆从未唱过归家的歌谣
她的缄默让我去自由探索

就像被呵护着的易碎的卵
磕磕碰碰都疼到她的心坎
门外的火车总是轰隆隆驶过
在夜晚里感觉大地也在震颤
是我讨厌的冰冷的被窝
有着被温暖包围的痕迹
是我期待着的离别的时刻
总会偷偷摸摸塞给我的零钱

如果玩笑总是太过调皮
我愿相信这次依旧不过戏言
因为恶魔也会忌惮你温蔼的脸
将自己浑浊的心灵净化殆尽
愿你安好的比什么都好
小小的城堡需要人守护
不要担心来年会更冷
土里的新笋已经蓄势待发

Q.E.D.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