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原来并不讨厌我的。先生对我不时流露的看似冷淡的态度和缺少人情味的举止,其用意并非要疏远我。那只是心灵遭受重创的先生向我发出的警告,警告企图接近自己的人立即止步,因为自己不是具有接近价值的人。看上去不理会别人的好意的先生蔑视他人之前,首先蔑视了自己。

Q.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