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不善交际的人,换句话说就是不能将别人的心意拿捏在手。很多时候我都扮演着旁观者的角色,甚至连属于自己的生活也都敷衍了事。我曾七度鄙视自己的灵魂,我羡慕那些坦然又放得下的人。无论是我的晚辈,同辈甚至年长于我的人,他们总是先于我放下架子以拉近距离,而我也总是知道我并无什么东西能够等值于他们的殷勤。一句问好,一脸微笑,并不是为了寻求什么,只是因为温柔的人对每个人都会采取同样的做法而已。所以私以为自己还是属于一个比较幸福的人。我不算胆小,也不怕棉花,欲望有时也不合逻辑。但我的确逐渐忘却了所谓“羁绊”这东西。有时人所依赖的便是以邻为壑:有自己的想法,然后这些想法得到周围人的认可。也有人会说:我坚持己见,并且会在这上面开垦出一片天。这样的人我当然是既艳羡又嫉妒。我是个孤独的人,会习惯性的戴上耳机然后按下音乐播放器的暂停键,因为生怕遗漏旁人谈论的某一讯息。但同样我又厌恶所谓的世俗,尚未踏入尘世的我总是一副嗤之以鼻的态度来看待周围。所以我是一个矛盾体,它还有个称呼叫做普通大众群体。当然我也做不了什么代表,无个性便成了我的个性。我偶尔歌颂死亡,却对一时兴起买回来的刀具退避三分,唯恐它会触及到自己的半根毫毛。所以我胆小吗?emmmm......,对,我胆小。对于曾今怀有九分憧憬的事物在如今看来还是觉得保持一种敬畏的态度比较好。毕竟我是阿莉埃蒂的邻居,藏在生活的缝隙。

Q.E.D.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