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
它本可进取却故作谦卑;
它在空虚时用爱欲来填充;
在困难和容易之间它选择容易;
它犯了错,却借由别人也会犯错来宽慰自己;
它自由软弱,却把它认为是生命的坚韧;
它鄙夷一张丑恶的嘴脸,却不知那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
它侧身于生活的污泥,虽不甘心却又畏首畏尾;
----纪伯伦

Q.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