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的太阳,早晨的花。
病床上的人在痛苦的呻吟着,全身的知觉早已麻木,自不久之前,已经开始在胡言乱语。病床边看护的亲属,在照料的闲暇之余,偶尔还会和同病室的其他病床病人的照料亲属交耳闲谈,欢声笑语盖过了病恸的气氛,大概在一旁看着的我,同样也显得冷漠。
期待着的和平的日子,总会在不经意间被打乱秩序。只想安稳的生活的每一天,就像步进的的齿轮一样慢悠悠地旋转。
以我鄙语之见,只要是活着,不管是痛苦,还是无法愈合的伤痛,主要是真正的存在着,总就是一件好事。时日不多的人意识早就不再清醒,只有本性使然的痛苦反应还在表明着存活的迹象。一边是不希望亲近的人就这么离开,另一边又却是看到这样悲怆的景象又无不祈求其早日离去以摆脱这漫无时日的病痛折磨。无奈的说着:到底还是好人难当,总也无法避免地成为了坏人。就像摊在地上的淤泥,总会糜烂腐朽成为沼泽地。我到底该如何平静来拯救这逐渐下沉的躯体呢。
白墙上的影子,总是延伸到这里就没有了。老人成为了小孩,在宁静的夜晚里也会无端地开始大哭大闹。子女每每这个时候就会惊觉而起悉心照料。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回报之日吧。就像自己小时候吵醒了熟睡的父母同时也让邻居的心神也不得安宁。只是这个场景搬到了医院,角色做了些颠倒。
越是临近的日子,越会是变得不知所措起来。尽管心里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但是真正到来的那一刻或许也会变得像小孩一样惶惶而起,好似遗失了自己的玩具。看着一片花静静的凋谢,只是希望不要太过于壮烈,以致于染湿了整片大地,也许只是忘记了自备纸巾。
夕之伊始,暮之降临,这到底是开始还是结束呢。因为我真的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完善到当听到终会到来的结果时别人会脱口而出的说道你真是个无情的家伙,竟然连眼泪也被你舍弃了的地步。
我也许只是想的太多,也许顾及的还根本不够。

Q.E.D.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