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因为突然下起了大雨而无处可去只能同你们一起逗留在饭后茶楼的麻将厅室里忍受着那让人厌恶的烟臭味。要不早就起身搭上公交返家或者去往别处的某个地方,这过程不就是简单的往投币箱递两块钱的事嘛。在这个地方还非得被你们说成不近人事的乳臭小子,我又不是戏剧中的喜生还得牵强附会的同你们声色并茂交谈。那边不正热闹的结群一块互相吹捧吗。这下好了,理发师按照你们的意愿操弄着我的头发,最后还得听从你们的安排吃了晚饭回到家去,反正进入这个是非之地早就生出了自己的打算。这不,暴雨过后连太阳也出来了。

Q.E.D.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