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想>----这世界每个人都固执地藏起那颗支离破碎的心假装作什么都未发生似的'没有面具的保护是无法在这个世界里从容生活的

<碎想>----②小丑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毫无顾虑的在众人面前表演滑稽搞笑的喜剧'因为这不是真正的他'于他而言'这不过是一种入世的方式罢了'真正的他'抑或是悲'抑或是喜已不重要'没人会在意这样的他—即使是最真实的他'因为给不了他们任何用处连当作茶余饭后的笑料都有些不够格

<碎想>----③卸下面具后如同蜗牛离了壳'丑陋与不堪顷刻映入眼帘'他什么都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如此脆弱的他'却不经意地经受了那么多磨难'就连他自己都会觉得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碎想>----④世界锈蚀掉了他最后的一丝坚韧'无奈疲惫和烦躁洪流般的涌入他的心头'软弱的心是无法承受住这样的厚重的'后来是连他自己都忘了自己

<碎想>----⑤重新拾起面具的那一刻'如同身处在滂沱大雨中的人找到了遮蔽之地一样'他顿时相信自己再也不会受伤'继续地扮演着往日的那个小丑'不仅巧妙的伪装了自己'同时也给他人带去了欢乐'连曾经异常憎恶的敌人他也由衷地希望他们能够获得幸福

<碎想>----⑥在他忘我地进行表演之时'倔强的背后此刻却多了些哀怨'对世界不抱任何的期许了吧'不对任何人吐露真心'不向他人展现内心最深处的困惑'自己就不会受伤了'连他人也会因此多了些许的幸福呢!这样想本来就没错吧'对吧'要不然她那么努力地活到如今又是为了什么呢?

<碎想>----⑦破碎的玻璃心'无论如何地缝缝补补也无法回到最初的那般完整'但在阳光下却也更加地闪耀动人'或许每颗心都需要破裂之后才能继续跳动吧'不然美好的事物为什么都是易逝的呢'也罢吧'为了隐藏'无论如何都得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对别人微笑

<碎想>----⑧(1)其实人生就好比一出出舞台剧'演出开始'然后做出事先准备好的表情登场'毫无顾忌地大哭'近似癫狂的笑'死心裂肺的模样仿佛正是自己此刻最真实地感受'有时却又是死寂般的沉默'偶尔的意外'也总能出奇地将之解决'然而散场之后'冷寂的落寞'灯光照射进的那双虚空的瞳孔

<碎想>----⑧(2)以及退去伪装后那倦怠而又更显苍白的面容'无一不透露着他的厌世之情'走自己的步子被冠以"离群"'非得照着剧本来过活'这样的不真实到底会持续多久'连他自己都没底'也得真的就这样子一直下去

<碎想>----⑨就这样也好吧'存在于梦幻之中永远也感受不到伤痛'或许梦醒后会更加刺痛心扉'但"过家家"的这种游戏总有结束的一天'梦也总会醒的'幻想仅存在于过去与未来'却不属于现在'这样的梦'曾经无数次的轻易出现'挥之不去'可一旦靠近'它却又毫无留恋地消散不见了

<碎想>----①⓪漂浮在空中的高阁'怎么说也是不切实际的吧'"拉普达"的神话也还尚沉睡在古老的诗篇中'而又是何种信仰促使人们敢于做这样荒诞的妄想'巴比伦的空中花园怎么看也不过人类向上帝展示的积木屋罢了'哪来的这份妄自尊大'连根源都无从查证的盲目自信却又支撑人们完成各种所谓的创举

续:有那么一个时刻,有那么一个极端的自我。经受情绪的挑拨,以为遭到了全世界的背叛,开始自怨自艾,其实不过一个还未长大的孩子,终于等到了懂事的那刻,终于,他撑起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属于自己的极乐世界。虽然还是有那么些幼稚,还是有那么些不明事理,但他终于知道了如何过活,在平淡无奇的生活中寻找光彩,因为有那么个人说过:走远的不必追,留下的才珍贵。

致爱我的以及我爱的人

Q.E.D.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