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洁的明月高悬,遍照着静谧的月色。来到大街上,木屐踩在幽静的泥土上,几乎听不见一点声响。我把手揣在怀里,也没戴帽子,就那样跟在她身后一路走去。走到拐角处,她向我打招呼说:“承先生相送,实在罪过。”我答道:“说不上什么罪过。一样都是人嘛。”
当她走到下一个拐角处时,她又说道:“承先生相送,我感到不胜荣幸。”我很认真地问她:“你真的感到不胜荣幸吗?”她简短而清晰地答道:“是的。”我便说:“那你别去死,请活下去吧。”不过,我并不知道她是怎理解我这句话的。

Q.E.D.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