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恋情,如果不是与旧恋情完全不同,而在另一种树枝上绽开的花;如果不是与旧恋情完全不同,而在另一处喷涌的泉水,那我就不应该有新恋情。
如果得不到旧恋人的宽恕,还是不能有新恋情。
恋爱中的人,不应该另有新恋情,同时也不应该把新恋情像旧恋人坦白。这一点,町子也是明白的。然而有时候,人知道太多也是会忘记的。有时候只对某个人忘记。那可能是因为太爱那个人,或许太信任那个人的缘故吧。
“不是,我觉得只要因为有新恋情,而对旧恋情有半点冷却,那就不应该有新恋情。只有这种女人才不能把新恋情像旧恋人坦率说出来。”
“你在哭啊。独自一人在这种地方,我以为你上哪儿去了呢。让我找的好苦啊。排练结束了,大家都在吃盒饭呢。”
“刚才是我太不好了。就是说町子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可我却让你过多地看到了丑陋的男人的心。”
“这东西,刚才我从这里抛掉了。给他投去了断绝关系的信了。”

Q.E.D.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