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应该向着某地
前进的那股冲劲
现在却没了目的
我的心里一团糟

没有人可以怀疑
此卿是知语的同路者
纵岁月跌宕流逝
而他却能够依然故我

黑色的闪光栩栩生辉
用墓碑纪念当之无愧
像小孩四处求寻真理
青丝换作白发也无悔

他的事迹数以千计
任何赞美都显无力
世人传颂他的壮举
可他却从来都不说

Q.E.D.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