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围栏扶手上
落脚了一只海鸥
不知想要歇息还是觅食
我手里没有食物
便朝它挥了挥手
然后它就飞走了

我可从来没说过
选择处理方式
只有沉默
所经所历
人情淡薄
我受够了冷漠
决绝比敷衍痛快的多

别期待回应
注定没结果
我把海风兜进衣袖
想象有人拥抱我
谁又是谁的天使
于救赎中解脱
反正我不是那幸运儿
直在挣扎中沦落

Q.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