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
如同彩色的气泡在空中飘游的时候发出的心碎的声音,春夏一回到教室看到地上残留的纸条以及其他在同学们手中争相传阅的剩余部分。每一个熟悉的字符都顺着浮尘的空气振动着他的耳膜,那是他小心翼翼写下的带着自己不同时期下的心情所倾诉的字句,每一个词都像是被守护在刺猬的白色柔软肚皮下一般,如今却赤裸裸的展现在了众人面前,毫无任何的遮拦。

如果喜欢只需要一个眼神的话,那么到了相淡的时候也用不了太多过于赘述的解释。年轻的春夏像很多其他同年纪的孩子一样,心里的自尊心有时候如同崖边突兀的石块一样过于的固执。在遇到美雪的时候,他将从前的自己杀死了;而在装满宝藏的铁盒散落在地的时候,他又将这个重生不久的自己杀死了。那么如今的他又是谁呢?

今天是第几天春夏没从隔壁班经过去办公室讨教问题了呢?好像连同老师也都忘记了有这么一个固执的常常来办公室询解相同问题的学生。春夏这些日子一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便不知道去哪里了,一直到午休结束快要上课的时候才出现。不消说,他肯定又没吃午饭了,就连平常对他熟视无睹的同桌也都开始在意起他的偶尔的肚子的咕咕叫声。为什么中午那么长时间不吃饭又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呢?还是说之前的那件事对他打击太大了呢?

如果说遗憾是在多年以后遇见以前未果的初恋,在彼此擦肩而过又恍然互相回头相顾时却突然出现了列车阻挡在了彼此之间,还是那封紧紧捏在手心里却怎么也送不出去的书信,亦或是明明离别时都保持缄默却在车门关闭的那一刹那脱口而出的却又含糊不清的不舍。如果春夏和美雪因为这件事的发生而在今后道路上再一次形同陌路的话,那倒也算得上是一种遗憾。不过最终将这个结局逆转的人却是美雪。

春夏今天也是在快要午休结束的时候悄无声息地溜回教室,倘若是往日,他的这个举动并不会在班上产生什么波澜。但是今天却有所不同,每个同学都望着春夏小心翼翼的议论着什么。春夏看到了自己座位上那份已经不知从他中午离开教室的何时起就静静地摆在那里的午餐盒,心中的附着着厚厚积雪的山峰也不知道收到了什么震动,开始倾斜崩塌。

课间的时候,春夏的同桌摇了摇埋在在手臂里的他的昏沉的脑袋,在一阵阵嘘声之中,他看到了在外面静静等着他的美雪的身影。相比于男孩的固执,或许女孩的固执有时候会显得更加强大一点吧。沉默代替了言语,不过自从上一次美雪在办公室里替他解围讲题之后,他们之间的交流似乎都是通过纸条传递的,就连交换纸条的时候也都是缄口莫言。也许相比起无缘由的寒暄,急切的想看到纸条里面的内容更符合他们内心的想法。

“最近都不怎么看到路过窗边去办公室的你的身影了 。难道是一瞬间就茅塞顿开知道了一切答案了吗?如果是的话那真是太好了,说不定我的帮助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呢。哈哈,我这么说是不是有点狡猾呢?”美雪本来想在开场的时候表现的轻松的好像没什么特别事情发生一样,但看到教室里望来的别样的目光以及春夏那略显苍白优柔的脸,自己也无端地心生伤感了起来,“之前的是我听说了哦,你中午没有吃饭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我也知道的。虽然我们不在同一个班,但是你觉得我不知道的你的事情其实我也是知道的。因为很早之前我就注意到你了,也偶尔听到别人说隔壁班有个男生很特别,是个很有自我想法与众不同的人。之前在办公室也是终于找到了和你谈话的契机,我当然很是高兴的。但是哦,比起不断加强防卫自我的铠甲的话,也许让自己跑得再快一点更能让自己强大起来,因为谁也追不上你了。所以,你以后中午也不能不吃饭,如果我知道了你不吃的话,我也不会吃的,我可是有胃病的,如果不吃饭,肚子可是会很痛的......”

带着夏天气息的风轻轻吹过,风铃发出的令人迷醉的声音。如果在午休的时候做了个美好的梦,那伴着轻快节律的风铃绝对功不可没。美雪的声音像是风过后的风铃,渐渐堙灭在了空气里直到完全静止,留下了春夏一个人驻足在那里。

“你的精神状态是、麻木、肉欲、还是恋爱呢?不管怎样,就我所知。如果是你的话,肯定是属于第三种状态。因为比起前两种来说,一直是恋爱状态才更像你。请你原谅我这段日子的消沉,我确确实实正在不断成长中。朋友…你痛苦吗?或许是我们想的太多了。绝对不能有胆怯的举动,要向着暴风雨不断前进。就算会因此而选择死亡,我们的爱也要在这诽谤与威吓之上不受干扰,让我们两人一起来证明这点。用尽我的生命,成为你的人。”不知为何,春夏突然想到了这句话,这是《蒂博一家》里面两人因为矛盾最后化解的片段。他又想到了那个深夜外出的男人,女人为他打理好一切需要准备的东西,没有过多的言语,一直到那个男人消失在夜雪的黑洞里。但春夏一直不明白的是,明明这么幸福了,为什么还要外出远行呢?如今他似乎有些理解了。

美雪看到了窗外那个熟悉的身影,仿佛失去的什么东西又奇迹般的找回来了一样。“这是上一次的饭盒,还有我好像刚通了的悟道又被什么给阻塞了,之前会的东西又全都不会了,应该要讲...讲三次才行吧?”美雪被这个一本正经的笑话给逗乐了,久违的酒窝也浮现在了脸上。春夏觉得有些尴尬,不自觉的挠着头。“多少次都可以哦。”美雪认真的回应道。

天空漂浮的白色气息,是属于美雪的季节。春夏的生日是在冬天的一月份,美雪不知道从那里打听到了,在他生日那天送给了他一条淡灰色格子的围巾。春夏记得上一次女生送他围巾的时候,还用果酱在一片吐司面包上写了个大大的生日祝福。于是旧的围巾整齐折叠地摆在了衣柜里而被新的取代了。

寒假过后便是迎来高考的最后一个学期,每个人都开始用自己的方式试图证明自己。心中的那个目标也在不断地迸发着永恒的推进力。年纪月考成绩榜的第一位像是永远被烙印上了一样,每次都是相同的让春夏第一次就心动的名字。她会去哪个城市的学校呢?春夏的心里有时会闪过这样的想法。(未完待续)

Q.E.D.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