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感情是我的感情。我的思想也只是我的思想。如果天底下没有一个人能了解,那我该如何呢?自己一个人烦闷呢,还是发疯呢?或者是像用额头撞石墙那样去告诉别人呢?真蠢,我好幼稚。我什么修养也没有。我比那种坐在壁龛前愉快地喝酒,真率、天真而且大方的该爱就爱,知合一行的人,还要差的多了。我甚至还不如那位帮我斟酒的艺伎。

Q.E.D.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