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演

发布于 2017-05-10

为不去上课找一个借口这样我就拥有了整天的自由刘隶完全不明白朱迪心里想的是什么,对于恋爱这件事情,朱迪心里有一套自己所遵循的准则。那就是只准自己玩弄男人,而不允许男人玩弄自己。但刘隶和朱迪在一起若再加上分别的时间,已经很久很久了。对于婚姻这件事情,已经被多次提在案前了。而刘隶的母亲也年岁已高,幸苦了大

0 条评论
74 热度

糖忆

发布于 2017-05-08

  要论起最爱的零食为何物的话,大概现在的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棉花糖”三个字。我并非是个喜爱吃甜食的一派,反而会在偶尔的一次收拾整理杂物的时候,将不知道何时买的成堆的已经黏在一起的糖果怀着一种既惋惜又毫不吝啬的心情扔弃掉。  我非属甜食党,也没有因为吃了过多的糖类零食而导致自己患上蛀牙。相反,

0 条评论
75 热度

铃铛-(二)

发布于 2016-10-17

(续)如同彩色的气泡在空中飘游的时候发出的心碎的声音,春夏一回到教室看到地上残留的纸条以及其他在同学们手中争相传阅的剩余部分。每一个熟悉的字符都顺着浮尘的空气振动着他的耳膜,那是他小心翼翼写下的带着自己不同时期下的心情所倾诉的字句,每一个词都像是被守护在刺猬的白色柔软肚皮下一般,如今却赤裸裸的展现在

0 条评论
72 热度

铃铛-(一)

发布于 2016-10-14

手心盛着两个太阳一个来自对大自然的赞美一个是来自对真情的感怀天空是淡的蓝海洋是深的蓝草原是浅的绿初恋是浓的情假装转身离去你会起身追寻吗用一只手轻轻地拖着前额,并不是因为过于疲惫才不能正直身子;眼皮也一开一合,并不是因为昨夜熬夜太晚甚至连早上起来的想法都差点泯灭了。春夏与其说他是一个还尚未懂事的孩子,

0 条评论
70 热度

呓语

发布于 2016-09-22

一个拿着刚取的包裹的女孩从我身边经过,她旁边跟着另一个女孩。“你猜我买的啥?”“秋天的袜子吗?”“不是,是创可贴。”“创可贴你也网上买啊?”“是那种有花纹很可爱的,而且比附近药店里便宜很多。”当我在困顿的时候我通常都会努力的去寻一些像是让我找到栖身之处使我能够沉静下来的东西。即使它尚不能解惑,但至少

0 条评论
75 热度

三扇新的门

发布于 2016-08-11

我很不明白为什么恋家的人要流浪呢当我醒来或者说是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的荒凉的地方。焦黄的泥土,龟裂的沟壑,断壁的残像,周围没有一点生机,更别说见到其他的人影了。我只是依稀记得的事,上一秒钟我应该还在为将来的不确定事件而杞人忧天,把自己紧闭在狭小的空间里自怨自艾。

0 条评论
74 热度

约定

发布于 2016-06-18

已记不清从何时起这不知名为何物的心情在面对温柔的你时总会突然袭面而来内心千百次的练习一旦到了真正的试炼总会萌生出想要临阵脱逃的念头因为总是知道的以再怎么自然的状态面对这份名为温柔的东西时真正的自我总会藏匿起来永远无法传达的心意在一句句自欺欺人的话语中仿佛与真相渐行渐远烦恼的话一个人就足够了但若是有个

0 条评论
67 热度

成人礼

发布于 2016-04-21

到现在这个年纪,才突然谈及起成人的事,就好像从一个新的起跑点出发了很远的时候才突然想起似乎还有很重要的东西忘在了那里一样可笑。虽然是这么说,但事出必有因果。纵然我不会炫耀给羊驼套上马鞍将自己充当成一位勇敢的骑士那样荒唐的举动。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藉由全校运动会的契机,在前夜入睡之前就提前将自己的闹钟

0 条评论
70 热度

即使那是你的幸福

发布于 2016-04-18

我现在感到越来越力不从心,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和疏懒。人们享受喜欢的东西所带来的愉悦,就像在温水里的热带鱼一样。热情自由,可害怕冰冷的海水,习惯以温暧包裹自己的身体。一旦温度骤变,便湮没在深幽的海里。人们同样喜欢寻求新奇的刺激的事物来获得感官上的满足,就像在海边的温泉,待身子舒展放松疲劳除去之后,

0 条评论
75 热度

刺猬的刺

发布于 2015-12-21

大河(化名),比我的年龄大很多,是小时候我和其他小伙伴的领头羊。在那个红白机盛行的欢泼时期,我们常常出迹于他们家,徜徉于各种游戏的场景之中。因为父母从来不会给自己买这种既妨碍学习又毒害心智的腐败东西。于是哪个有哪些超稀有的卡带什么的,在小伙伴之中也都是尽人皆知的。因为小伙伴的数量远远多于红白机的数量

0 条评论
70 热度